2007.12.23 I‘m myself
从亲爱的哪里得到的问卷。



空白问卷



涂鸦JUNK 圣诞主题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我很好。月考后总算松了一口气,不算太差,180名。
但还是觉得好累。
真的好累。

不想像别人一样思考,我只想做自己想做的事。我不想做你们认为对的,因为我不想那样做。即使那真的是对的
长久以来,无论是周遭还是我自己,都觉得自己是个很奇怪的人。
思维很奇怪。爱好有时也很奇怪.思维不够大众。
我觉得这样挺好,别人口中所谓的“完美”,不一定就是我需要的东西。
成绩优良品行优良,团结同学,好人缘这些都是一个好学生的完美标准。
可这毕竟是我做不到的吧。即使在老师眼中看起来是的。
笑,不知道李奇眼中的我是怎么样呢。
我那么自闭,那么偏激,苦笑。标准的没有熟人就会死星人。以后怎么活呢。
哈哈。
大人的教育就是按照他们缩认为的好,那种是非标准来领导我们的。
有时我会觉得,好空虚呢。追求所谓的“大多数人的善”,算什么呢。为什么我要和他人变的一样呢。

我只想要的是,自由。
不必拘束的自由,游目骋怀的自由。像天一般的广阔无边,看不见也摸不着碧蓝的尽头,
鸟在自由的翱翔。
那是自由。
只可惜那是许多前人都在追逐却永远也得不到的东西。就像鸟,被人无情的射杀。
有时觉得,还是随波逐流是生存之道。命运江流里的沙粒,何必挣扎。
长辈的话就是正道,遵从即可。

周六李奇叫人上来读他们的周记的时候,我有点想睡觉。我是觉得听不进去呢。
他们的觉得算是很标准的周记吧。大多数人的想法。
如果我写出他们那样的东西,我一定会觉得很虚伪的。
当我褒扬或者咒骂一件事一个人时,有时也会忍不住把它的里里外外分析的彻底,解剖个透彻。有时是会想的太深吧。死党说我有时对事情真的很敏感,敏感过了头。
这也不见得好。
反而。觉得这么多年来我都在作茧自缚,自己给自己画了一个圈,在那个狭小的圈里跳舞,还跳的不亦乐乎,终于,我都快忘了自己是谁,忘记了自己本来的目的。
突然想起,我就是我啊。我不是别人,就算在怪异,我始终都是我自己。
那么,做我自己吧。


突然想要大哭一场,好好宣泄一下。也想好好睡一觉,忘记一切的空虚。

另,李奇打羽毛球的样子很可爱。真的很可爱。头发撇到了一边,穿着短袖。身材没的说。
他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好腼腆。
Secret

TrackBackURL
→http://iveliu.blog126.fc2blog.us/tb.php/15-0dfe523f